虚伪的精神洁癖与真正的掩耳盗铃

最近在一个播客节目听众群中看到了一个 用 EFB 隧道机器人实现 Telegram 收发微信消息 的教程,并且因为这个博客之前使用的虚拟主机硬盘损坏导致数据丢失,于是下决心换了 Vultr 的 VPS 并且磕磕绊绊的实现了上述的功能。不得不说折腾 VPS 还是比直接什么都准备好的虚拟主机要费时一些的😂

熟悉笔者的人大概都知道,我是一个非常讨厌微信的人。然而这次一边叫嚣着「永别了,微信。」一边开心的使用 Telegram 和别人聊微信的行为,真的可以算是「精神洁癖」么?

如果稍微了解一下这种 Telegram 收发微信的实现原理就可以明白,实际上我们做到的就是自己不用微信这个软件本身罢了,数据还是通过在 VPS 上登陆微信网页版而传输的。因此我的联系人们依旧是在微信上,依旧会看到很多并不支持 RSS 的微信公众号,依旧会看到在「发现」一栏从未隐去(也不能隐去)的游戏。

每次我们口诛笔伐微信的时候,有几个论点总是被反复提及的:「微信是一个平台而我们想要的只是一个聊天软件。」、「微信的数据传输完全没有加密。」、「微信的界面很不优雅。」如此。然而号召着抛弃微信转投 iMessage、Telegram的革命似乎总是无疾而终。于是我们退而求其次,自己不用那就好了吧。我们如此想到。于是微信继续变成,或者说已经是,一种生活方式、微信的数据传输继续完全没有加密、微信的界面继续很不优雅。

如果有用上述方法实现远离微信的人说到,

「我有精神洁癖所以不用微信。」

那么这种精神洁癖毫无疑问是虚伪的。

甚至比起当初那个和别人不厌其烦的用 iMessage 聊天,阐述 iMessage、Telegram 们的优点的我们,现在自己是如此的苟且与圆滑。

记得自己振振有词地说过要懂得 compromise,世界是灰色的,诚如此。但是作为有能力向更多人展现其他数字生活可能性的自己来说,我们的所作所为。

不过是在掩耳盗铃罢了。

写于 2017 年 5 月 27 日。